「經紀人到樓下了。」

裕太收起手機,揹起包包。

他看著跟天使在玩鬧的太輔,露出微笑。

「早點忙完後回來睡覺吧,我剛進門時你是不是在打瞌睡啊?」

太輔抱起天使,送裕太到玄關。

他才剛結束工作過來裕太的住處,沒想到就碰到裕太要出門。

 

「嗯,今天早上七點多起床的,所以有點愛睏。

等一下的工作,經紀人不肯透露太多,

我也不知道幾點能回來,累的話你就先睡吧。」

裕太摸摸天使的頭,然後親了太輔一下。

連無人島都去過的他,老實說並不怎麼訝異通告的安排。

既來之則安之,這是他面對工作的態度。

「沒關係,我跟天使等你回來再睡。爸爸,路上小心喔。」

太輔抓起天使的前腳,逗趣地跟裕太揮揮手。

「嗯,我走囉。」

裕太開心地出門,身後隱約還聽到太輔哄著天使的聲音。

今天的通告不是平常收錄的節目,裕太甚至連是什麼內容都不清楚,不過前輩們都說,有工作的時候就得心存感激,因此他也不打算抱怨。真要說頂多就是有點懊惱,難得有機會跟太輔獨處,卻得在寒風中晚上出門工作。等回到家,太輔一定早就跟天使窩在沙發上睡著了吧,到時候再吻醒他——直到上車前,裕太都還是笑得很開心的。

 

「攝影機在拍呢。」

走進電視台的彩排室,裕太就看到攝影機在拍攝。他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——

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向裕太說明了節目的企劃內容:到明天特別節目收錄之前都不能睡。

裕太在心裡輕聲地嘆了口氣,看來經紀人跟製作單位都覺得他很能撐吧。也是,自己上半年拍戲的時候,五個多月裡幾乎每天都只睡了兩三個小時,有的時候甚至一天只睡了四十分鐘,大概是因為這樣,所以大家覺得他可以挑戰36個小時不睡覺嗎?

 

裕太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進到另一間房間裡換衣服。

「玉,手機跟包包給我吧,我幫你保管。」

話剛說完,經紀人正要伸手拿走他的手機跟包包時。

「啊,我媽傳簡訊給我,我回一下喔。」

裕太不讓經紀人有說不的機會,手指飛快地在手機上滑動。

最起碼要讓太輔知道,今天晚上別等他。

他發了一封空白的簡訊給太輔,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暗號。

空白的簡訊代表我很好,不用擔心,做你該做的事。

雖然一個字也沒有,但卻勝過千言萬語。

忙碌的他們,手機裡早已保存著彼此無數封空白的簡訊。

「回好了?換上運動服,趕快去剛剛的彩排室報到吧。」

經紀人接過裕太的私人物品,催促著他趕快開始工作。

 

就這樣,裕太開始了他的紅白機初體驗⋯⋯

高爾夫練習墊⋯⋯

危機一發海盜桶⋯⋯

不管玩什麼,他都無法樂在其中。每個遊戲他都玩不到兩下就覺得厭倦,不只是因為他天生的B型個性作祟,更重要的是,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太輔。要是可以跟太輔一起玩超級瑪琍,要是可以跟太輔一起揮竿練習,他甚至在將刀子插進海盜桶,看到中間的海盜跳起來時,眼前出現了太輔笑得很開心的幻覺,這個工作真是太要命了。

 

最後,他還在工作人員的要求下,不得已跑去辦公室裡找AD一起玩積木疊疊樂。可他腦海裡想的,全是自己跟太輔一起玩疊疊樂時,天使跑過來搗亂,然後倆人跟天使笑成一團的畫面。他好想回家啊——

 

後來,他東忙西忙了一個晚上,終於在吃過早餐後忍不住吐露出心聲⋯⋯

 

「大家都還在睡嗎?我也好想睡喔。」

他想像著太輔抱著天使睡覺的模樣,覺得自己幾乎快要發狂。

 

「我不行了。」

裕太拿著兩顆高爾夫球,趴倒在地上。

只有貼著冰冷的地板,他才能逼迫自己清醒。

沒錯,他要保持清醒,他要為了太輔撐下去。

忍耐,只要再忍耐幾個小時,他就可以看到太輔。

裕太像是在汪洋裡抓住浮木的落難者,他不顧眾人好奇的眼光,自顧自地貼著地板,以冰冷的觸感強迫自己醒著。

上了保姆車後,他更是對攝影機說出自己到了這個地步,反而不想睡了。怎麼可以向一個企劃認輸?從決定跟太輔在一起的那天起,他就發誓要堅強,他要強到能夠守護住太輔,為了此生的摯愛,不過是一天兩天不睡,他撐得住的。

 

下午兩點鐘,團員們陸陸續續走進休息室。

最後一個走進來的太輔一看到裕太,連忙著急地在他身邊坐下。

「你還好嗎?我在家裡一直等到剛剛才出門。」

太輔的擔憂都寫在眼神裡,他壓低音量詢問裕太。

昨天晚上接到空白簡訊後,他便先整理好東西上床睡覺。他知道裕太因為工作暫時回不了家,但心裡就是覺得不踏實,夜裡睡睡醒醒好幾次,直到早上發了LINE,但裕太沒有看,他便猜想裕太的工作應該還沒結束,手機在經紀人手上。照理說,今天下午要錄特別節目,裕太昨天晚上應該不會排什麼時間太長的工作才對,為什麼他一夜未歸呢?

 

「嗯。」

裕太看著太輔,有點茫然地笑了一下。

我終於等到你了——

瞬間,裕太好想將臉埋進太輔的肩窩裡,聞聞他身上的味道。

但經紀人無情的聲音卻在這時候響起——

「快換衣服,準備彩排了。」

最早已經換好衣服的裕太,被經紀人一把拉了出去。

太輔看著橫尾遞給他的粉紅色長褲,陷入沈思。

 

彩排的時間很緊湊,節目正式收錄也花了三個小時。

途中太輔一直沒有機會跟裕太多說些什麼。

他只覺得裕太的狀況不太對。

攝影機沒拍到的時候,裕太整個人往前傾,幾乎快要倒在他身上。考量到還有其他特別來賓,太輔總是技巧性地端著職業笑容,將裕太推回到他自己的位子上。

 

直到收錄結束後,主持人才說明了還有另一個企劃內容。

太輔頓時明白,裕太又扛下了這份艱難的工作。

他的眼睛雖然還睜開著,但他的眼神看起來已經快要撐不下去,自己要怎麼樣才能幫他?要是這時裕太睡著了的話,節目企劃就要前功盡棄了。

 

「我覺得玉是假的。」

太輔淡定地看著裕太的眼睛說。

果不其然,聽到這句話,裕太整個人都醒了。

「真的假的?你說的是真的嗎?」

裕太驚訝地大叫。他搖了搖頭,沒搞錯吧?太輔難得沒發現他快要撐不下去了嗎?

看到裕太的反應,北山馬上接話。

「玉森沒睡。」

看到太輔跟裕太的互動,北山大概察覺到了是怎麼一回事。

除非腳本上特別要求,要不然太輔絕對不會說出否認裕太的話。

搭擋這麼多年,他很明顯地感受到太輔看到裕太驚訝大叫時,反而表現出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。

那表示,太輔是故意那麼說的,目的是為了,刺激裕太?

之後一定要找時間好好問個清楚,北山心想。

 

結果,追加的另一集內容就在眾人的笑聲中順利收錄完成。

 

「今天差點被你騙了耶!」

二階堂跟千賀在休息室裡打打鬧鬧。其他人在一旁,笑著收拾東西。太輔俐落地將自己的包包跟裕太的包包拎掛在肩上,跟大家揮了揮手。

「先走囉。」

「嗯,快送裕太回去吧。」

橫尾向他點了點頭示意,其他人也接二連三地向他說再見。太輔一踏出休息室,買了飲料的裕太正好走回來。

「走吧。」

太輔將裕太的包包遞給他,兩人一起往地下停車場走去。

 

「剛剛我還真以為你看不出來我沒睡呢。」

裕太露出童稚的笑容說。

「怎麼可能?我敢說,我是全世界最了解玉森裕太的人了。」

太輔伸了伸懶腰,昨天晚上他也沒睡好,今天一定要把握時間好好睡上一覺。

兩人上了車,太輔摸了摸裕太的頭。

「先睡吧,到家叫你。」

「嗯。」

裕太調整好座位,眼睛就要閉上。

「今天我很努力喔。」

正在倒車的太輔,訝異地輕輕「咦?」了一聲。

他一轉頭,發現裕太已經進入夢鄉。但他的手——

 

裕太的手,抓著太輔的衣角,像是怕他不見似的。

「傻瓜,你今天真的很努力呢。」

太輔心疼地拍了拍裕太的臉頰,想了一下,還是輕輕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 

「晚安,親愛的。」

 

Copyright (C) 2013-2014 Yumi All Rights Reserved.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ゆみ 的頭像
ゆみ

キミとのキセキ

ゆ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Ching**
  • 看完只有...

    >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<

    這個感想!!

    喜歡你淡淡描寫它們之間的互動,好甜!!!!
  • ゆみ
  • 謝謝~太開心了!
    好高興有新讀者喔,妳也喜歡小玉嗎?
    最近比較忙,沒有時間更新,謝謝妳來看!
    歡迎妳留言喔!
  • Ching**
  • 恩恩~~我也喜歡小玉~>____<

    雖然早之前有看ATARU,歌舞伎但就只是有好感而已~
    但今年年假在家裡上網偶然看到一些檔案.....
    看到黃金傳說之後才喜歡上他的,所以我全部都還在摸索XDDD

    成為他們的FANS不到一個月~~請多多指教~
  • ゆみ
  • 喔喔~歡迎加入喜歡小玉的行列~
    我喜歡小玉,也喜歡小谷,所以會寫玉藤的小說。
    之後比較有時間的話,除了小說之外,也希望可以放一些其他的情報或資訊!常來玩喔~!